樱梦魇

喻黄喻/良颜良/非良/港耀/三日狐/ai中心/墙头无数,挖坑光速,填坑缓慢,谢谢你们的喜欢。

全世界最可爱的洛洛生日快乐!照着24小时挑战的图摸了一张古风,表白一波~

(∩ᕑᗢᓫ∩)闹元宵

(ps.又名一个画渣最后的挣扎(*꒦ິ⌓꒦ີ))

aiai生日快乐!想把所有的🌸🌸都送给你!

【喻黄】情人节还是小年夜

万万没想到我喻生日和春节中间竟然还有个情人节

生肖设定,OOC归我

可能有半句话韩张

= =

 

“黄……黄少?”

郑轩扒着喻文州的房门小心翼翼地轻声喊,别问他为什么一大早要在喻文州房间里找黄少天,郑轩心里苦郑轩不敢说。

事情的缘起是生肖的更替,每年的除夕夜都是两位生肖神交接的时刻,在此之前的小年夜,下一年的生肖神要去人间视察前一位一年的成果并写个报告上交。马上就是狗年轮到黄少天了,本来这也不是什么要紧事,十二位生肖神各自是什么样的人大家心里都有点*数,报告迟点交也没关系,遇到好说话的甚至帮忙写了的也有。

然而前一位生肖神,是张新杰。

那可是三界中出了名的人形闹钟,前两次就因为黄少天报告晚了,这位耿直的生肖神直接上报写了一笔,导致天帝降罚,气得黄少天跑到酉德宫喊张新杰出来单挑,还是喻文州哭笑不得地一尾巴把他卷走了。

生肖到底是祥瑞,天帝舍不得重罚,受苦的还是那些不上不下的小神。戌炎宫的小神们一大清早都严阵以待准备把自家主子拖出去了,谁知黄少天昨夜偷跑压根就没回来,正当大家急得团团转的时候,郑轩打着哈欠从门口路过,瞬间沦为了“救命稻草”,被迫现在在这里挠门。

早知道就信王杰希说的今日不宜出行啊!郑轩欲哭无泪。

门小小地开了一条缝,一股春意扑面而来,空气里弥漫着又暖又甜的气息。作为十二生肖中唯一的冷血动物,喻文州的玄巳宫霸占了整个天庭最温暖的南冥,弄得十二生肖一到冬天就跑来聚众打麻将。

暖气熏得郑轩都有点晕晕乎乎了,鼻尖那一点点甜腻的香气似乎昭示着……

停!把车停下!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郑轩眼观鼻鼻观心,屏息凝神向里面传音:“喻……喻大人,黄少在吗?”

 

喻文州向来浅眠,奈何冷血动物的本能让他整个冬天都处于一种半昏睡状态,郑轩喊了四五声才让他完全清醒。

“知道了,你回去吧,万事有我。”

郑轩如蒙大赦,拔腿就跑,生怕多留一会儿又出什么变故。喻文州看着身边明明早就醒了却还在装睡赖床的人,不轻不重地在他鼻尖咬了一口。

“哇文州你才是狗吧!”

“谁叫你一直不起,”感觉对方身上比较暖和,喻文州索性把人抱得更紧了,“再不去报告写不完到时候又要闹了。”

黄少天懒懒地躺着连眼睛都不想睁开:“写什么报告啊过什么小年夜啊,要过就过情人节。”

“好歹尊重一下生肖神的头衔啊?”喻文州被逗笑了,“真过情人节天帝得被你气出心脏病来。”

“谁管那老头。”黄少天闭着眼就想往喻文州怀里蹭,却被冰凉的触感吓得一个激灵,睁眼一看喻文州的白蛇正缠在他的腰上强行隔在两人中间,头还拼命拱来拱去撒娇。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很久了……”

“爱过,救你,写你的名字。”喻文州顺口接上。

“男朋友套路太深想分手怎么办,”黄少天捂心口状,摸摸白蛇的脑袋,“你和你的蛇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一体的,”喻文州思考了一下,“大概就像哨向文的精神体吧。”

“什么你竟然连哨向文都吃!”黄少天彻底惊醒,“完了完了当初你吃ABO的时候就已经很恐怖了……哨向,我觉得我要完……”

“想什么啊?”喻文州有些无奈,“昨天我把戴妍琦落在这里的书还给她的时候看了一眼封面而已,好了该起来了。”

知道赖不下去了,黄少天利索地爬起来,只是耳朵还耷拉着昭示主人的心情,喻文州坏心眼地撸了一把尾巴,在对方炸毛前笑眯眯地扔出糖果:“等你视察完我从南天门化个形下去,陪你在人间过一把情人节的瘾好不好?”

“要要要!”黄少天尾巴激动得快摇成一朵花,伸手帮喻文州把被子裹得严严实实,“说好的!南天门等我!我马上就好!”

 

不得不说喻文州已经熟练掌握养一只黄少天的技巧,正午时分准时接到黄少天报告的时候张新杰都吃了一惊,问一旁的韩文清:“今天黄少天是不是没吃药?”

“被喻文州喂了迷魂药吧。”韩文清面无表情。

 

今天的人间可谓是热闹非凡,小年夜和情人节撞在一起,人人都不想工作只想浪,熙熙攘攘的人群填满了整个街道。

“人怎么这么多啊,文州你把手伸出来抓紧我别走丢了。”黄少天觉得早上吵着要过情人节的自己就是一条傻狗,喻文州还一点都不合作,仿佛把手拿出口袋就是要了他的命一样,黄少天只好转到他身后推着他一路狂奔到了一条人少的小巷子里。

“跑那么急做什么?”喻文州被冻得迷迷糊糊,平时高速运转的大脑此时基本停机,任由黄少天把他的手伸进自己口袋牵着走。

“不跑文州你到时候被抓走卖了都不知道。”黄少天一瞬间脑补了下喻文州和一条白蛇被关在笼子里的场面,还是觉得抓他的人比较可怜。话这么说还是把喻文州的手抓得死紧,慢慢悠悠地在小巷子乱走。

小巷子看上去不像是什么景点,两旁就是普通的人家,夹杂了几家卖年货和情人节促销的小店,走得喻文州都快要睡着了,突然被黄少天一拽又是往某个方向狂奔。

“怎么了?”喻文州看到黄少天激动得耳朵和尾巴都快出来了,不得不从温暖的口袋里伸出手扯了扯他的衣服后摆,觉得自己必须是真爱了。

“糖画糖画糖画!”黄少天挤在一众小孩子里丝毫不觉违和,“天庭里吃的那点东西嘴巴都快淡出鸟来了,我们又不像灶王每年都能被糖糊一嘴,别说吃了,看到糖都是七八百年前的事情了吧。”

“神仙不都该清心寡欲吗,怎么有你这样的?”

“清心寡欲?”黄少天特地把重音落在了后面两个字上,痛心疾首地看着喻文州,“这个词从文州你的嘴里说出来,你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我们神仙不需要良心。”喻文州笑眯眯地回敬他,转头对排到了的糖画店老板道:“麻烦做一个蛇的和一个狗的,谢谢。”

“等等等等!他说了不算!”黄少天眼疾手快阻止了老板的动作,“不要那么麻烦,你给我画一个爱心就好了,糖填的满一点。”

梦想成为一名民俗艺术家的小老板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这位客人,我们店的生肖画是出了名的,而且糖的量都是足的。”

“哎呀我都说了麻烦了,就要一个爱心,越大越好,不用找了不用找了。”黄少天随手从口袋里找出一张粉红色的毛爷爷放在柜台上,早上看到昨天人间的供奉还没有整理过,顺手扯了几张正好现在派上了用场。

我反手就是一个m……muamuamua送给这位客人,小老板泪流满面地熬糖,抱歉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_(:3」∠)_

不管小老板的心路历程,黄少天欢欢喜喜地拿着这个一看就很烂俗掉价的糖画递给喻文州:“你吃不吃吃不吃?”

“少天吃吧。”喻文州对口腹之欲没什么需求,看到黄少天期待的眼神又最终败下阵来,“那就尝一口。”

他只想浅浅地咬一口爱心的上边,却被机会主义的黄少天抓准了时机,咬到了对方柔软的唇瓣,甜甜的蜜糖在两人口中渐渐化开,像是将两人紧紧地黏在了一起,直到喻文州轻轻挑了一下黄少天的舌尖才放开。

“下次要不要再来?”黄少天顶着一张被糖画糊得到处都是的脸,竟然还能笑得这么好看,喻文州觉得自己可能是失了智。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凑上前舔了舔对方嘴唇上黏着的糖,微微笑道:“好,下次再来。”

 

END

(小老板:恩爱狗来什么来(╯°Д°)╯︵┻━┻)


【喻黄】单身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给我喻的一个生贺

依旧是那个画触喻的设定

ooc应该有(为了发糖不择手段了)

因为身体原因生贺迟到了很抱歉QAQ

= =

 

眼看年关将近,假期玩游戏的人也多了起来,公会这边又是招人又是管理,忙得不可开交;反观战队,正处于两场常规赛之间短暂的休整期,再加上即将到来的春节小长假,氛围可以说是轻松加愉悦,完成每天的日常训练后大家就各种咸鱼,喻文州也都睁只眼闭只眼放过了。

作为咸鱼的代表,黄少天正趴在桌子上刷微博刷得不亦乐乎,开着小号给自家战队前两天的宣传图疯狂点赞转发呢,突然下面刷出来几条评论:

“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大触喻的新年贺图吗?”

“微草都有队长亲笔对联了,我大蓝雨怎么可以输!”

“他药算什么?关门放……啊不请喻队!”

 

???

黄少天好奇地点开了微草的官博,最新一条是春联的照片,配字“队长@王不留行亲笔,提前祝微草的大家新年快乐!Ps.队长的字是不是特别好看!”。不到几分钟,#王杰希写春联#已经被热情的粉丝刷上了热门。

黄少天刚想吐槽两句你这红纸和微草大门那绿色放一起也不怕辣眼睛,热搜榜上又突然刷出了#周泽楷写春联#。

还带捆绑营销吗?黄少天无语地点进了轮回,置顶从周泽楷的帅脸换成了春联和周泽楷的帅脸,嗯还有拿着毛笔的手照一枚,下面一群迷妹嗷嗷直叫:

“我周美颜盛世!不接受任何反驳!”

“吹爆我周的字!人有多美字就多美!”

“这手我可以舔一年!!!”

“等等……这发博顺序和内容……我大王周发糖了啊!!!”

 

醒醒好吗?脸姑且不谈,这种手联盟里一抓一大把好吗?还有为什么CP党开始磕糖了?这都能算糖的话,正副队单人照都找不出的蓝雨官博岂不是制糖工厂已经被甜齁了?

(……恭喜黄少真相了)

王杰希家里据说是书香世家,书法写得好一点都不奇怪,黄少天还记得几年前他还送过喻文州相当高级的墨锭作生日礼物,不过没怎么见喻文州用过(内心窃喜)。周泽楷是硬生生被S市的应试教育逼出来的,估计也是知道自己手生写得一般,照片上还有点小害羞,不过联盟里的人基本上都很给面子地夸了几句。

两家粉丝高兴得仿佛今天就在过年,别家一边羡慕嫉妒一边暗搓搓地把#联盟队长写春联#也刷上了热门,指望能有点福利。黄少天看着心也有点痒痒,跑到喻文州身边把两张图片给他看:“队长队长,需要你金手指的时候到了!快让大眼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们大蓝雨不输人更不能输这个阵!”

“少天,”喻文州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虽然学过国画,但我没学过书法啊。”

黄少天的表情从╭(′▽`)╭(′▽`)╯ 变成了.._:(´_`」 ∠):_ ...

喻文州赶紧顺毛:“没事,等会儿我们照着亲亲画一张,今年又正好是狗年,一样不输他们。”(所以说我们为什么要争这个?)

听到名字的亲亲响亮地汪了一声跑过来期待地摇尾巴,黄少天蹲下身挼了一把狗头。一旁和寒假作业奋斗的卢瀚文抓紧每一个可能摸鱼的机会凑了过来:“队长!我们学校里刚刚考完书法水平考试!我可以帮忙写!队长需要的话随时听命!”

黄少天无情地把小孩塞回作业的怀抱:“不就是写个字吗?谁小时候没被报过几个兴趣班啊?你天哥我亲自上!好好做你的寒假作业去。”

“劳逸结合啊黄少!帮你和队长研墨也成,加训也行,去公会那边帮忙是最好啦!”小孩是铁了心不想做作业,黄少天被缠不过,顺手抓起后勤部刚刚放在桌子上的红纸和剪刀往他手里一塞:“那就剪窗花去,他们正愁没人手呢,待会儿他们来了一块帮忙贴起来。”

“没问题!”只要能逃避现实卢瀚文就很开心,完全不挑,拿起剪刀问:“黄少,要剪什么图案啊?”

“爱剪啥剪啥!怎么喜庆怎么剪!”黄少天随口回答,事实上他正忙着把亲亲从喻文州的大腿上拽下来:“亲亲!小短腿!狗子!给我下来!去隔壁娱乐室给你画画还不乐意吗?”奈何亲亲抱紧喻文州的大腿不撒爪,喻文州看着一人一狗拉锯战只觉得好笑,放下笔轻轻松松地把亲亲抱起来:“少天,我们走吧。”

 

“小没良心的就只听队长的话,也不知道是谁把你领回来的。”黄少天在柯基头上敲了一记,“还一天到晚黏着队长,养你是让你和我抢人的吗?”

“汪!”

“抢人?”喻文州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那当然,它天天霸着你,我这个正牌男友的位置都被它给占了!”黄少天挂在喻文州身上朝亲亲做鬼脸,幼稚得不行。路过的战队成员纷纷对同时带有人形和柯基挂件的队长报以同情的目光,喻文州却甘之如饴。

 

宣传部的人已经把笔墨什么的都准备好放在娱乐室里了,喻文州试了试觉得手感不错,问黄少天:“少天,你先写还是我先画?”

“你先你先,这样笔好多沾一点灵气,不然我写不好。”

这都什么道理,喻文州失笑,示意他抱好亲亲就专心地画了起来。黄少天一边制止亲亲试图在自己怀里拱来拱去的举动,一边光明正大地盯着喻文州看。下午的阳光照得娱乐室里暖暖的,却独独将喻文州遗忘在了阴影里。

这有什么关系,黄少天想,即使身处黑暗,这个人本身就是光。

 

画完成得很快,喻文州放下笔喊他来看看,黄少天一个不留神,亲亲从他的怀里一跃而起,难为了它的小短腿,竟然还能跳到桌上踩到砚台里,被喻文州抓住前抓紧时机留下了几个梅花爪印。

“小短腿你是要上天啊!”黄少天又是心疼画又是去找毛巾给闯了祸的亲亲擦爪子:“一天不打上房揭瓦?”

“最近散步的时间都太短了吧,”喻文州帮着把四个爪子一个个亮出来擦干净,“还好踩到的都是空白的地方,就当它也上镜了一次,粉丝说不定还会高兴。”

“行了行了今天晚上我们有空就亲自带你去散步,不准再捣蛋了。”黄少天累觉不爱地把狗放了回去:“去找郑轩他们玩会儿别乱跑,听见没跑那么快!”

“每一只狗的内心都住了一只哈士奇,”喻文州做了精辟的总结,把笔递给黄少天促狭地笑道:“快写吧,不然灵气要散了。”

“队长不准笑,”黄少天装作恶狠狠地扫了他一眼,看似稳得一批内心慌如老狗,天知道他小学以后就没拿过毛笔了,偏偏喻文州的含笑的视线始终钉在自己身上,他心一横下了笔:怕什么?写废了还有那么多纸,大不了喊后勤部再买去,区区一个春联剑圣还能怕了不成?

 

后勤部的小哥此刻在训练室里诚惶诚恐。

“小……小卢啊,你这个剪的……”

“啊是后勤部吗?”卢瀚文贴窗花贴到兴头上,正指手画脚地喊生无可恋的郑轩帮忙贴最上面的窗户,“我统统剪完了,也帮你们都贴得差不多了,不用谢!”

小孩一脸“快表扬求夸奖”的表情,后勤部小哥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的语气:“是谁让你剪这个的……”

“黄少说怎么喜庆怎么来,那必须是‘囍’字啊,还有更喜庆的吗?”卢瀚文拿起一张红色的“囍”字笑得美滋滋。

……是很喜庆啊,就怕喜庆过了头明天电竞报头版头条就是“震惊!蓝雨正副队春节正式举办婚礼”了啊……

(后勤部心里苦_(:з」∠)_ )

 

一个小时后,代替#蓝雨春联#被刷上热门的是#蓝雨正副队新年秀恩爱#的标签。

“这都算虐狗了吗?真该把小卢刚刚贴的那一窗‘囍’字给他们开开眼界。”始作俑者正躺在喻文州腿上舒舒服服地玩手机,“现在的粉丝啊,单身限制了你们的想象力。”

“你还很骄傲了?”喻文州想到刚刚后勤部小哥崩溃的表情,忍不住揉了一把黄少天的头发。

“哎呀别把我当亲亲。”黄少天嘴上抱怨着身体还是很诚实地一动不动,蓝雨的官微置顶刚刚换上了他们的字画,喻文州不愧是画触,简单的水墨就能把亲亲画得惟妙惟肖,一旁几个梅花脚印更是点睛之笔,下面一排迷妹打电话打到爆炸,不过更多的评论画风还是:

“蓝雨或将成为最大赢家,这碗狗粮我先吃为敬。”

“一脚踢翻这碗狗粮。”

“你庙是不是每个节日都能过成情人节?”

“说好的一起庆新春,蓝雨却秀起了恩爱,这波操作我服。”

混在其中的还有王杰希的评论:“画很好,就是字丑了点。”

……看在前半句话的份上黄少天决定今天晚上少开两个小号去骚扰中草堂。

 

“对了队长,”黄少天一个鲤鱼打挺从喻文州大腿上起来,“我还有东西要给你。”

“新年礼物?不是说好要去我家过了吗?”喻文州笑得有些暧昧,看得黄少天脸一热:“我说的是生日礼物!队长你别想那么多!”

“我说什么了?”喻文州无辜地耸耸肩。

黄少天磨磨牙决定不在这个危险的话题上继续下去:“你每次都不记得过生日要我提醒,哪有这种生日礼物都不记得收的人啊?”

“没办法我生日和春节近,家里都是两份礼物一起送了,久而久之就忘了还有这回事了。”

“真是……”黄少天从自己衣领里拉出两条银色的项链,把其中一条解下来给喻文州带上,喻文州低头一看,是一枚里边刻了HST的戒指。

“职业选手手上不好戴戒指,就只好先做成项链了,怎么样?”黄少天洋洋得意,要是有尾巴的话估计已经摇成一朵花了。

戒指上还带着黄少天身上的余温,喻文州心里温暖得不可思议。

“谢谢少天,这是我收到最好的生日礼物。”

他温柔地吻住了身边的人。

 

希望未来的每一个生日,未来的每一条路,都能有你陪伴我身边一同走过。

[兰蓝】万圣卡的一个小甜饼

BL cp慎入,ooc慎入

实在没粮饿到晕厥只好自己瞎产产

= =

“嘿呀!”岭二骑着扫把在空中做出一个相当高难度的动作,借着威亚稳稳地停在蓝身边,掀起帽檐笑道:“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帅?”

“并没有,”蓝冷漠地吐槽,“岭二你什么时候才能有点成年人的自觉?又不是小孩子了。”

“被年龄最小的aiai这么说真是伤心啊,”岭二装模作样地抹了一把眼泪,“aiai什么时候能像个小孩子一样对哥哥们撒娇就好了,明明刚刚拍摄时笑得那么可爱。”

“那是工作模式,一直保持消耗太大。”

“要不要补充一下能量?今天可是带了我们家的招牌便当哦~”

“不需要,你去给兰丸吧。”

 

“什么?”听到自己名字的兰丸朝这边走来,大概这人天生吸猫体质,剧组借来的两只猫一左一右扒在他身上不肯放开,他只好两手抱着。

“岭二家的招牌便当,我记得兰丸你很喜欢的。”

“好啊,多谢了。”

“为什么感觉好像没我什么事呢……aiai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岭二努力找回自己的存在感。

“哈?”兰丸皱起眉头,“我们不是一直这样吗?”

“才不是!兰兰你和aiai说话语气都和我不一样,什么嘛区别待遇会影响组合的默契的!”

“那是因为愚民太吵了。”卡缪毫不留情地指责,成功转移了岭二的注意力,趁着两人去一旁单方面吵闹了,兰丸向蓝伸出双手:“要不要抱抱看?”

“不用了。”蓝向来没什么动物缘,不像兰丸简直是移动的逗猫棒,两只小猫都紧紧地抓着兰丸不撒手。

“试试看。”兰丸不分由说地把两只都搭在蓝身上,蓝手忙脚乱地抓着生怕哪只掉下去,小猫倒也没有太排斥他,抓稳了就有一下没一下地蹭蹭。蓝还从来没有和任何生物靠得这么近过,一时间大脑有点死机,僵硬得不敢动。

“不要紧张,摸摸它们就好了。”像是没有察觉到他的僵硬,兰丸接过其中的一只又抓着他的手去摸猫咪毛茸茸的小身体。蓝几乎是下意识地进行了生物分析,连这只猫几个月大身体状况如何都一清二楚。

“怎么样?”

“不怎么样。”蓝松开手,小猫轻巧地跳下来后继续抱着兰丸的大腿,“你可以放开我的手了。”

兰丸的眼里带了一点笑意:“我问的不是猫。”

“那就更不怎么样了。”

“耳朵红了。”兰丸却不肯放过他,另一只手也松开猫去抚摸他的脸侧,温暖的指尖触碰到微凉的耳垂,蓝莫名地感到一阵燥热。

不妙啊,已经超出了运算范围了。他想要后退撤出兰丸的控制,耳朵却敏锐地捕捉到身后渐渐靠近的岭二和卡缪的声音。

“有人来了,快放开。”

“不要。”兰丸向来强硬得很。

“兰丸!”

“上次游乐园里也是,蓝这种反应最可爱了啊。”

“说什么胡话!”蓝简直想一拳揍在兰丸脸上,脸上依旧面无表情,心跳却是不由自主地加快,“都怪你吧!”

“我只是在教你体验人类的感情而已。”兰丸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瞎话,“害羞也是其中一种正常的表现。”

“……”蓝放弃在这个问题上继续和他纠缠下去了,“抱抱,放开我,可以了吗?”

“不够。”兰丸半压在蓝的身上,笑容里满是促狭。

蓝叹了口气,踮起脚尖在兰丸的嘴唇上蜻蜓点水一般啄了一口:“这样呢?”

兰丸俯身又吻了吻他才松开手,几乎是在两人分开的后一秒,岭二就兴冲冲地拿着便当盒过来:“午餐时间!爱心便当来了哦!”

“不用岭二操心。”蓝装作理头发遮住发红的耳根,兰丸接过便当盒无视岭二“诶我也想和兰兰aiai一起吃饭嘛”的哭诉重新把人赶了出去。

“要不要一起?”

虽然吃东西只会消耗能量,但和恋人一起吃东西的情趣还是很值得的,蓝张嘴咬过兰丸夹过来的炸鸡块。

“卡路里太高了,兰丸你今天回去晚饭没有……”话还没说完,就被兰丸再次以吻封缄,后者坏笑道:“这样两个人分,是不是就中和了?”

“兰丸你真是……”蓝也笑了,牵起他空闲的左手吻了吻无名指上的戒指,“笨蛋。”

-END-

然而蠢作者并没有两人万圣卡(哭唧唧)

50连没有万圣ai,还好出了02,心态不崩

兰丸谜之ooc……写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达子……

【喻黄】我的太阳

灵感来自喻队笔记本,最后的黄少真的太可爱了!

假装是个迟到的中秋文

= =

黄少天一直觉得,喻文州手速慢一定是因为技能点都点在了画画上。

那还是训练营时候的事了,训练营里偶尔会有一些极其无聊还硬性要求参加的宣传讲座,对这群半大的少年而言远不及荣耀本身来的有趣,第二次因为讲小话被方世镜拿笔敲了头后,黄少天总算是闭了嘴,但还是探头探脑地瞄身边的人伺机而动。

奈何方世镜实在太过了解这熊孩子的尿性,干脆利落地把他扔到了最安静的乖孩子喻文州身边。

彼时黄少天对喻文州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运气很好的吊车尾”,看到他拿了个本子写写画画还非常不屑一顾,想着书呆子就是书呆子,眼睛依旧很诚实地瞄啊瞄。

卧槽!妈啊这里有大触!

喻文州虽然长了一张乖孩子的小脸蛋,内心还是同样住了一个熊孩子的灵魂,只是人家熊得很有创意,同样是表达不满,黄少天就只会嘚啵嘚啵,人喻文州就安安静静地……画吐槽小漫画,方世镜和魏琛的Q版小人画得活灵活现。

此后魏琛两人仿佛发现了对付黄少天话痨的好方法,就是把他扔给喻文州,作为灵魂画手中的翘楚,黄少天对喻文州崇拜得简直五体投地,尤其是偷偷翻喻文州的笔记本后留下“黄少到此一游”的笔迹后,喻文州还能不计前嫌地给他也画了个小人,黄少天简直想抱着喻文州的大腿喊“太太嫁我”。

时光一晃过去很多年,喻文州的笔记本已经把柜子塞得满满当当,奈何他又念旧得很,纠结了半天都不知道该扔哪本,结果还是黄少天看不下去自告奋勇来帮忙理,把他家“优柔寡断”的亲亲队长摁在椅子上不要来添乱。

这些本子的页脚都已经卷了边泛了黄,上面点点滴滴都是两人并肩一路走来的回忆,黄少天看着也挺舍不得的,只挑了些实在年代久远记录不多的出来。

喻文州用本子有个习惯,正事都从开头开始记,琐事或是摸鱼都从最后一页往前记,最后在中间汇合算是结束。黄少天翻后面翻得乐不可支,这么多年来各种无聊的会议,他家队长都看着好像认真记笔记,其实都在下面疯狂摸鱼或者和他传纸条下井字棋,简直两个小学生。看摸鱼的精细度都能看出开会无聊程度,稍微听听的就是Q版小人,完全放飞自我的就是人像速写,甚至黄少天都看到了周泽楷打瞌睡的侧脸,完成度让他恨不得跪着唱征服。

但看着看着他突然觉得哪里不对:联盟里几乎叫得上号的人喻文州都有摸过(怎么哪里怪怪的……),但为!什!么!自己只有Q版小人!连王杰希都有一张过分美化(黄少天滤镜)的速写了,自己身为亲亲副队竟然都没有!这还能忍?

黄少天转过身把王杰希那一页放在喻文州面前就开始控诉:“队长!你看你连王杰希头号对家都有画人像,为什么我还只有小人?我明明比他一个大小眼上镜多了好画多了,五官对称画起来都身心舒畅方便简洁好吗?!”

“……”喻文州其实很想说五官对不对称画起来其实没啥差别,但还是给他顺毛:“你看我画的百分之八十都是你啊,其他人加起来最多两本本子,你一个人就至少占了七八本。”

“那不一样!量变虽然引起质变但两者本质上还是不同的,”黄少天最不怕和别人讲道理,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队长你不能企图以数量蒙混过关,这可是差别待遇,我要以男朋友的身份正式起诉。”

“行了。”喻文州站起来拿本子轻轻敲了一下他的头,“今天训练完回房间帮你画。”

“哇塞队长你果然最好了!一定要把我画得帅气一点,周泽楷那种开了挂的不管,说什么也得比王大眼和叶不修帅吧!”

 

悲惨的故事是,今天训练完喻文州又被战队经理叫过去处理了半天事情,黄少天在他房间里等得望眼欲穿也没等到人,最后喻文州回来的时候看到苦主已经在自己的床上睡得口水直流,特地穿的骚包的外套被压得皱皱巴巴。

这样子画下来明天少天肯定会生气的吧,喻文州想象了一下小狮子张牙舞爪的样子不禁哑然失笑,给他盖好被子准备明天再说,却突然想到自己好像生日时父亲送过一整套画油画的装备似乎还在床底下吃灰,上次被黄少天翻出来还啧啧称奇。

喻文州的父亲是小有名气的画家,从小就手把手教儿子画画,油画自然也是学过不少,只是画起来太过于大张旗鼓就只在家里画过一两次,错过了睡点的喻文州清醒得甚至有些兴奋,索性轻手轻脚地把东西都拿了出来,在空的娱乐室里放心大胆地开始画。

不画太久手还是有点生,喻文州试了好几次才找到感觉,接下去就是一发不可收拾,画得完全忘记了时间,索性现在是夏休期放开浪,完全不在怕的。

 

凌晨被麻雀吵醒的郑轩打着瞌睡,正准备去茶水间倒个咖啡提提神,结果看到平时作息养生堪比张新杰的队长竟然在娱乐室里画画,恍惚以为自己还在做梦杯子都差点甩出去。

“队长……你不会一晚没睡吧?”

喻文州舒展了一下身体,才反应过来天都亮了,朝郑轩招了招手:“偶尔一次,你过来看看怎么样?”

郑轩迷迷糊糊地走过去,一看画板差点再次把可怜的杯子扔出去。

妈妈啊这里有大角虫啊!

队长苏破天际的人设又刷新一发了啊!

“队长你还收徒弟吗……持续性混吃等死的那种……”郑轩颤颤巍巍地献出自己的膝盖。

“等你踌躇满志的时候再考虑考虑吧。”喻文州笑着收拾画具,等画干了后才回了房间。

黄少天还睡得很香,他平时放在床上的几个抱枕都统统被踹到地上,连被子都不能幸免,喻文州把画放在床头柜最显眼的地方,帮他再把被子盖好,吻了吻他的额头才去隔壁黄少天的房间补觉。

 

油画一角还有小小的字迹:致——我的太阳。


【叶蓝】不良学神叶x纪律委员蓝

摸个校园鱼

假装混更,一个很短的小段子

喂 @斉木或燃_Arumo 的一口叶蓝

灵感来自《徒然喜欢你》

 

= =

 

叶修是荣耀高中出了名的学神,也是出了名的不良学生,吸烟打架逃课都是家常便饭,老师根本管不了他,冯校长每天不知道要被愁掉多少头发。

新上任的纪律委员蓝河是个很有正义感的好孩子,中午巡视的时候看到叶修吸烟或是准备翻墙的时候都会阻止,每次都说下次就记班级扣分但每次都被叶修耍无赖逃过去,虽然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自己心软想要多给对方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算了下次还是记班级吧……再一次在墙角看到叶修脚下的一地烟头时,蓝河心累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叶修倒是记得这个很好说话的小学弟,还伸手打了个招呼:“嗨,今天又是你检查啊?”

“是我。”蓝河努力板起脸让自己看上去严肃一点,“学校里不允许吸烟,叶学长请清理干净垃圾,不然今天就要扣分了。”

“有话好好说嘛,整天扣分来扣分去的多麻烦,我拿的那点奖状竞赛冠军还比不上这点文明分?”叶修一只手还夹着一根没点着的烟,蓝河试图掰开他的手没收无果,只好耐着性子和他讲道理。

“话不是这么说的,叶学长为班级争光是一回事,不遵守学校纪律扣班级文明分是另一回事,这是集体荣誉问题。而且吸烟有害健康,叶学长为自己身体着想,还是不要吸烟了。”

看着蓝河义正言辞的样子,叶修突然起了一点逗弄的心思,一手撑在墙上把蓝河堵在墙角里,略带笑意地说:“不让吸烟的话……就只好吸你了。”

……what?蓝河还没反应过来,一个柔软的东西就覆盖在自己的嘴唇上,烟味稍稍呛得他有些喘不过气,但更让他喘不过来的是对方的强势入侵。

时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终于叶修心满意足地放开他,潇洒地挥挥手:“小蓝啊,就这么说定了,下次不想我吸烟,过来让我吸一口就好,保证有效。”

有效你个头啊!!!蓝河把通红的脸埋进纪律表里,嘴角却忍不住上扬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叶蓝黄喻】假装是辆4P车(ABO)

ABO设定,叶蓝&黄喻,微4p(然而主cp存在感迷之微弱T_T\")

ooc预警,审讯室预警,用药预警,双O道具预警,逻辑已死天雷滚滚预警

(其实车很短……蠢作者沉迷唠嗑无法自拔)

以上都可以接受?

 

= =

 

再次感谢大佬帮忙上的链接,本来是给七夕发的车因为某些原因拖到今天了。

上车点这


记一个有趣的梦

昨晚做的一个喻黄的梦,半夜活活笑醒

有心情会挖个坑

可能是个童话paro吧,逻辑什么的不存在的

 

大概是喻黄兄弟设定,喻大黄三四岁的样子,两人被后妈赶出家门((˘•ω•˘)感觉已经是糖果屋走向了),流浪到了一个小村庄暂时定居。喻的手工很好,会做一些工艺品卖钱,黄可能是去林子边上摘摘果子摸摸鱼什么的,毕竟森林里对小孩子来说还是太危险了喻不让去。

村子里的人对他们态度很好,平时也很照顾,但喻是个很敏感的人,觉得他们可能有什么打算,就也尽量回报,不想欠村里什么。这时候黄认识了一个差不多大的男孩子,和自己遭遇差不多也是被后妈虐待的那种,白天都在外面游荡不想回家,于是黄就带着他玩,偶尔也会带他去自己家里坐坐。

然而这孩子其实是村里派来有阴谋的,喻感觉到了于是和黄说注意离这孩子远一点,村里可能会通过他下手,然而黄这时候正处中二期,觉得哥哥怎么这么管东管西于是和喻吵了起来。

 

黄:你说有xx(男孩子的名字想不起来了……)有阴谋有什么证据吗?

喻:有的话我们就直接搬走了,就是因为没有才只好让你注意一点。

黄:那你说什么啊?这样不负责任随便扔锅谁都会好吗?

喻:防人之心不可无,在这里我们人生地不熟,等出事了就麻烦了。

黄:你就是看他不顺眼吧?!你是哥哥就能干涉我的交友自由了吗?

喻:那你就当我看你们走太近不爽好了。

黄:不是吧哥你是在吃醋吗?

喻(轻描淡写的语气):是啊,我妒火中烧。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喻的这句话真的是直接把我笑醒hhhhhhhh对不起我喻把你人设崩了可是真的好好笑啊o(*////▽////*)q

 

蠢作者最近在考驾照……所以开学前估计都写不了什么东西了……如果可以七夕肝个贺文吧哭唧唧